• 文藝作品
    您當前所在位置是:首頁 > 員工生活 > 文藝作品
    樊永艷【散文】又聞五月槐花香
    發布日期:2021-05-15    作者:樊永艷    來源:新能源科技公司    點擊量:163    分享到:

    來了,來了!枝枝丫丫競相綻放!

    來了,來了!輕輕盈盈芬芳迷人!

    五月,陌上花開。一朵朵,一串串,一簇簇,潔白如玉,清香醉人。每一朵碎小的花都有其獨特的美?;驈垙垞P揚全開,吐蕊示美;或羞羞答答半開,欲情故縱;或遮遮掩掩不開,掩眉初探。風兒吹來,全都舞姿婆娑。溫婉賢淑姿態各異的仙子??!


    1afe9b675c99a4be942bff729db7f80.png


    生命在怒放!在爭取那一席的棲息之地!雖然你沒有桃花的灼灼其華,沒有杏花的風花雪月,但我獨寵你,愛你,愛你的素白恬淡、你的樸實無華、你的不嬌不躁。不挑地方,不問風雨,無需刻意修剪澆灌,只需一粒種子,便可長成參天大樹。這種精神像極了我的故鄉人。常年在貧瘠的土疙瘩里刨食,償盡艱苦卻樂此不彼?;被ú还苁朗氯绾螠嫔8?,你都會在每年的五月如期敲開我的思潮,在那個春荒的年代,你讓我初嘗人間的溫暖……

    又聞五月槐花香,除了觀賞其美外更重要的是她在我們眼里還是一碗美味的“麥飯”。小時候在陜北農村是吃不到新鮮蔬菜的,槐花在我們眼里尤其神圣和珍貴。

    奶奶斜挎著柳條籮筐,一手拿著長木棍,一手拉著我捋槐花。奶奶說:“捋槐花不能捋全開的,全開的不好吃………”不管奶奶如何示范講解,干活的從頭到尾始終是她自己一個人,無論我如何和伙伴們嬉笑打鬧,奶奶從來不生氣。

    做槐花麥飯奶奶是極其細致認真的。先要把捋回來的槐花和樹葉分開,再用水淘個三四遍,然后瀝干。把土豆去皮洗凈擦成絲,然后把兩種混合在一起再灑上些面粉拌勻稱,等鍋里水開后才能放進鍋里蒸。這是一項技術活,面不宜過多,也不能過少。蒸的時間不宜過長,也不能太短。但是奶奶常常拿捏的恰到好處?;被ǔ鲥伜笊厦娣判┦[蒜末、鹽醋辣面,最后把油燒紅潑上去,那“滋啦”的一聲,能把人的魂勾走。拌好上桌,我們姊妹幾個圍在一起,吃一口軟軟綿綿,香味四溢。此物只有天上有,人間能有此佳肴?做的時候滿鍋滿沿,吃的時候永遠沒有奶奶爺爺的份。我們姊妹幾個一吃完,嘴一摸,麻溜跑了。爺爺回來永遠都黑著張臉:“賣飯老婆子,做多少不夠你賣”。奶奶眼含愛意,笑而不語。爺爺洗手另起爐灶,等下一鍋好了,輕輕柔柔的喚一聲乳名:“來,再吃點!”等再一碗下肚。我們的肚皮圓的不能再圓了。

    又聞五月槐花香,只留清香不見人。在外漂泊十余載,此季思念又成災。

    做飯不是我的強項,唯獨麥飯做起來得心應手。每到春季媽媽總要從老家給我捎些槐花野菜。在做麥飯的過程中,我十八般武藝都用上,卻依然做不出那一碗像樣的麥飯。羊腸小道,償田間野菜,卻咋樣都爵不出當年碗中的味。 

    少年不懂隔輩恩,懂時已是中年人。五月槐花年年開,親人年年無處覓。兒時圍在奶奶膝下承歡,享盡奶孫愛 ,只覺得是尋常事。中年已懂人間恩情,卻再也尋不到人間恩人。只道當時不懂其珍貴,現悔恨已晚。此刻只好把思念寄予槐花瓣 ,灑向河流順水漂。那花瓣上載滿我的思念與問候。

    槐花是春的使者,給陜北兒女送來了新綠,生機、希望……

    我尋不見做一那碗麥飯的親人,可尋得見槐花精神;樸實奮進,不驕不躁。我們為得一席生存之地,吃常人不吃之苦,忍常人不忍之事。也不枉老一輩的一番教導和厚愛;踏踏實實的做一名槐花人,“不要人夸好顏色,只留清氣滿乾坤?!?/span>


    J8又硬又黄又大又粗,JIZZ JIZZ 大学生,JIZZJIZZXXXX,jizzjizz护士,JizzjizZ极品丰满